湖南健康教育网 加入收藏 陈明明博客 服务项目 收费标准 视频节目 企业EAP 联系方式(地点|电话)
首 页 心灵沙龙 课程培训 心理咨询 学习资料 亲子教育 专家团队 在线视频
  首页 >> 新闻中心 >> 查看新闻
案例——一个病态的心理治疗师
点击:491 日期:2016-3-19 10:55:17

       有个28岁的妇女就诊于一位国内知名的治疗师已经6年了。在过去的几年中,他通常在办公室之外会见她,与她发生性关系,而且他们的性关系显然具有施虐与受虐狂的特征。例如,他会把她绑起来,打她,强迫她用口交做爱。在这段时期里,她会继续去他的办公室见他,并且要为定期的精神分析治疗付费。

       这个患者还和这个治疗师在一个团体治疗小组中。他告诉她绝对不要和小组中的其他成员说她和他有性关系,但是可以在小组中以另一个名字来讲他,以及适当地讲她对他的反应。他还警告她说,如果她告诉小组中的人,他们睡在一起的话,那么对她的“兄弟姐妹”会产生坏的影响,可能会加快促成他们中的一个或几个人产生精神病或自杀念头。此外,他还会威胁,如果她泄露他们之间的性关系性质,他就会指控她是精神病患者。

       这个患者过去是一个聪明的、比较健康的年轻女子,她因为有一些神经症的症状而进入到治疗中,但是她既不是精神病患者,而且其性格中也没有变态混乱的障碍。除了在这个关系中之外,她并未有过其他的施虐与受虐狂的经历,而且她在事业上相当成功。

       最后,这个患者变得很混乱,很不安,于是去咨询了另外一个治疗师。

     “我觉得自己太……太傻了”,她以一种几乎听不见的声音对他说,她的眼睛则无助地盯着地板。“我觉得,让这些事情发生在我身上真是太糊涂了。我怎么可以这样对自己呢?我怎么能让他以这种方式来贬低自己呢?我不明白,我真的不明白。”

     “你觉得自己在生他的气吗?”

     “不……,不,不是的。我不知道我的感受。理智点讲,我认为自己应该很生他的气,但是我没有。”她尴尬地抬起头一瞥,然后又盯着地板。“在很多方面他曾经帮助过我。事实上,我觉得来你这儿是在背叛他。我责备自己这么愚蠢,而且我被吓坏了。”

    “吓坏了?”

      “害怕再一次卷入进去。我只是……我只是不知道……我能不能那样做。我害怕如果再陷入其中,同样的事情又会发生。”

       那个治疗师把她又转介给了另一个女治疗师,在女治疗师的帮助下,这个患者开始了一段很长时期的自我意识恢复的过程。过了一段时间,她才摆脱掉那个实施性虐待的治疗师,再一次划清了她和其他男人的界限。但是,这花费了好几年的努力工作。

       那么,那个知名的治疗师是什么样的人呢?他怎么走上那条路的?有很多人像他吗?

显然,那个治疗师是以性爱来发泄那种最恶毒的施虐与受虐狂的逆向移情。不幸的是,他是一个治疗师,他曾经在最好的学校受过教育,他曾经在最权威的精神分析疗法的机构中得到过训练,他曾经受过最严格的精神分析和督导,但这些都没有使他在感情病理学中取得决定性的发展。这个治疗师小时候曾受过他母亲的性虐待。例如,在他还没有情感准备的时候,他的母亲就试图让他接受使用便盆自己进行大小便的训练。一旦他反抗,她就会粗鲁地抓住他,让他在马桶上坐几个小时,直到他想排便。如果她要出去,她就会把他绑在小孩用的便盆上。这时他会哭,但无济于事。事实上,当他那样做的时候,她就会嘲笑他。为了报复,这个男孩开始故意排泄弄脏他的裤子。在他具有恋母情结的期间,他不断地弄脏裤子,而她反过来则开始给他残酷的灌肠。每当她在他的裤子中发现一个粪块,她就脱下他的裤子,把他扔到床上,然后用灌肠器械“强奸”他。由于这些以及在他童年中的其他受虐事件,在这个治疗师体内孕育着残酷的种子,现在他的残酷萌芽了,并破土而出转向他的患者。

       尽管这样的治疗师极少,而且无论治疗师本人还是治疗室都有着严格的制度安排,但是这种案例还是带来一个重要的问题:为什么如此聪明、如此成功又比较健康的患者会屈从于这样一种猖狂的性虐待呢?为什么她等了那么久才想做一些事情去改变呢?对这一现象的解释就是,不适当的治疗使她退化到自我发展的低层次。看起来这不仅是一件平常的事,而且是一件合理的事:当一个患者退化时,最重要的情绪发泄以及移情和阻抗问题也会发生。然而,在退化过程中,会有一种想要和另一个人(全知的母亲)结合的幼稚愿望出现,克莱因流派的治疗师们和客体关系治疗师们假定它是由父母那儿发展而来的。他们的一些解释是建立在现实的基础之上的。在这种退化的状态下,由于治疗的作用,自我的界限放松了,便极易受另一个人的侵犯,而当她有能力运用正常人的能力去保护她自己、抵抗想攻击她或虐待她的治疗师时,她往往已处于一种极为不利的境况中了。

       在这个案例中,患者不能分清她自己的愿望和治疗师的性冲动了。本属于治疗师的暗示却成为她自己的经历,但同时她自己本人、她自己的愿望和她自己的界限也有了明显的混淆。在治疗进程中,达到了这样一种程度,她再也不能够体验到她是有别于治疗师而独立存在的客体,因此,她一点也感觉不到恨他,也没有立刻转而检讨她自己。这种洗脑方式一直持续下去,直至相对于治疗师而言她成为一个“生性怪癖”的人。幸运的是,在她剩下的精神世界中还维持着良好的认知功能,因此最终还能惊醒过来。

        这些生性怪癖的行为、混乱症状是如此特殊,有一种特殊的诊断名称很适合它:因心理医生的治疗而引起的精神病,也就是一种由精神病医师所造成的精神病症状。这是一种综合病症,就像在医药、精神病学和精神疗法的临床案例中所发现的其他综合病症一样,可以被清楚描述和区分出来。这种病理与其说是与患者自己的精神病有关系,不如说更关键的是与精神病医师的人格特质以及对患者的治疗态度有密切关系。

 
电话:073185519323 传真: 地址:长沙车站北路70号万象新天企业公馆710室
访问量:676097